J

这里珏染,叫九九也行,称呼随意

【百篇贺金NO.90】

关于花和他和他,爱得真挚又热烈,是理想中的爱情

最后加一个俏皮的小金金,希望你天天开心~

是黑安金()也许有后续
挺久不画手生了(私心all金抱歉

all金小故事系列【一个故事】


【雷金篇】

他年少认为自己是自由自在的蒲公英,追随着风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金是树木,被囚禁于泥土无法自由。

树木是自然精心滋润的宝藏,他们最能直接感受到世间规律,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蒲公英看似自由,却只是随风飘荡,柔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前行的方向。

树木好似不自由,扎根于底下无处可走,可大风来了也无法撼动它分毫,等到树躯强壮,等到枝叶繁茂,等到树根深深扎于大地每个角落,他随心所欲地可以走遍大地。

所以啊,请不要羡慕被风带走的蒲公英,也不要不屑于尚不能行走的树木,时间留下的往往才是胜利者,值得被人们喜爱与赞美。

——————

以上是那个故事的核心,写不下去了,谢谢支持

如果你现在崇尚自由,那么让自己扎扎实实汲取一切营养,然后你可以去你任何想去的地方


嘉嘉的线条有点狂…一些都放上来,最后两页与凹凸无关

我求求你们不要让我的粉丝数全是四啊要考试了我心里总是会有暗示的啊啊啊谢谢qqaqqq

all金小故事系列 【他的躯体】


少年的躯体。

指腹抚在柔嫩的皮肤上,缓缓下压,触感就像顶级的沙发,是柔软。

指尖一划,带起颤栗,肌肉拉伸,身体仰出一个曼妙的弧度,是挺韧。

他破碎而甜美的话语只在你耳边倾诉,迷离而痴慕的眼神只为你存在。

最后的释放,少年像极了一只濒死的蝴蝶,妖艳至极又脆弱不堪,这一秒穷尽了毕生的美丽,下一秒化作尘埃逝去。

身上的斑驳都是爱的诉说——

你爱他,你爱他。

——————

粉丝数请千万不要给我全四,要考试了图个吉利

段子给自己打气,祝考生们一切顺利!

最近的,私自all金了

注意避雷——安金雷金嘉金,雷金有女装

高考完文章更新,更新…

十几天,十几天,等我…(去世)

六月高考,暂停一切更新

非常抱歉在开了新坑下的情况要突然暂停更新,因为成绩要求的改变来得我猝不及防——

也许偶尔会诈尸点个心心推个小蓝手不要惊讶)

考完会回来的!

不在lof活跃了,qq照常(不全是凹凸)如果有小伙伴想要扩列请找我哦!

以上,非常感谢你们的陪伴!我喜欢你们!╰(*´︶`*)╯

金,安迷修。

两盏在黑暗中的明灯。

相互吸引,碰撞出火花。

炙热、纯粹。

是至高的爱。

【all金小故事系列】一个故事

童话【主雷金篇】【副安金】

(起名废)
设定评论链接噢
安金篇等到雷金篇结束会写延伸。开始吧
 
 
 
 
“今天的故事是什么呀?”
 
 
“一位王诸抛下喜欢他的树,去寻找了自己的自由。”
 
 
“寻找自由,这不是很好吗?”
 
 
“可王诸在自由绵延的尽头找到答案时,他却想回去找他的树。”
 
 
“那树呢,还在等他吗?”
 
 
“嘘,孩子,听我慢慢为你说。”
 
 
【1】
 
 
 
雷狮的母亲为他种下了一棵树,确切地来说是一颗树苗。
 
 
 
“这可是妈妈特地为你挑选的,是非常好的苗。”
 
 
 
雷狮不屑,自己想要的,不会自己动手么,何必假惺惺多此一举。看着向自己示好的苗,雷狮双手插着口袋斜眼望向别处。
 
 

树苗一天天长大,下人每天都在精心照顾苗。不负众望,花蕾终于在那嫩枝桠上努力钻出来,在千万种颜色中相中出了金色,虽然孤零零的只有一朵,但他绽放得自信又热情,于是起名叫“金”。
 
 
 
在雷狮要出门的必经之路上,雷狮每天路过他时,苗都会在那里等着他。
 
 
 
“雷狮早呀!现在准备去哪儿呢?”
 
 
 
雷狮只是装样子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连眼神都没施舍给金。如此冷淡的态度却未让金的热情退却,若雷狮经过,金必定会主动打招呼。
 
 
 
“雷狮,你理我一下,我和你说,我感觉今天又长高了点呢!”
 
 
 
“雷狮,雷狮,我看到了庭院里的那片蒲公英啦,他们被风带走了呢!”
 
 
 
“雷狮,我听见有小孩子在唱歌耶,这声音太好听了,是你们请来的吗?”
 
 
 
很烦,聒噪。
 
 
 
“雷狮,我觉得我快要长大啦,你可不可以等……”
 
 
 
今天的雷狮还未等金说完,开口便道:“闭嘴,给我安静,不要说话,烦死了。”
 
 
 
“你看到这么多东西,你也只是看着,你能去体会吗?”
 
 
 
“你听到的歌声只是后花园里的,你可以听到更远的吗?”
 
 
 
“我不会喜欢你的,我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像你一样只能一生扎根于肮脏的泥土中哪儿都不能去。”
 
 
 
就像在皇宫里的那些人,也像现在的自己。
 
  
 
雷狮似乎是要散出这口恶气,又道:“我可不会为了你而安坐在宫殿,母后想让你使我安稳,呵。”
 
  
  
——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凭什么让我为你驻足。
 
  
  
字里行间浸透着让人心寒的薄凉。金安静了,然后在他爬上的椅子上坐下,拂走蓝眼边的薄雾,眼睛清澈明亮到让人心颤。接着,金用这样一双眼盯着雷狮盛满星辰的眸子,不同于平常的嬉闹,而是一字一句、平稳严谨地说道——
 
 
 
“雷狮,自由也是要有资本的。”
 
 
 
雷狮满心嘲讽,心想这个还没我大的小鬼头居然敢跟我说教起来,比被那群老家伙教育更不爽,于是他回了一句:“我凭什么没有资本,就凭我这双可以任心走动的双腿,都比你强。”
 
  
 
若干年后雷狮回想起这句话,只觉得年少轻狂,竟不如一颗树。
  
 
 
只见金拨弄了一下自己的树干,又恢复了往常调皮的样子,好像根本没在意刚才雷狮刻意伤人的话。

 
 
但一会儿金又用似乎是随意、却又像下了很大的觉心的语气说:“你真的不愿意喜欢我吗?我…”
  
 
 
“不愿意。”
 
 
 
金目送着边走边说的雷狮,心里非常失落。
 
 
 
他为什么不等自己把话说完呢?
 
 
 
为了配得上他,不惜一直蓄养力量,让自己这一长段时间看起来灰败无泽,只是为了明天。
 
 
 
明天,雷狮的成人大礼,他将在这天得到至高无上的王位,统领一国人民走向未来。而自己也将会完全化为人形,陪伴着这一代君王,直到他死去。
 
 
 
如果你真的这么不喜欢我,那我就以臣子的身份陪伴你一生吧。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的成人大典,雷狮居然抛下那么多人向往的一切,去寻找自己的自由了。
 
 
 
 
【2】
 
 
 
“他这是,不要我了吗?”
 
 
 
金看着明朗的天空,只觉得口里泛苦。
 
 
 
“既然如此,我也不要他好了。”
 
 
 
刚及小成年的树木叹了口气,不知是赌气还是认真的。灵往往是古怪的,谁也不明白这句话的可信度。
 
 
 
“金。”
 
 
 
“女士,早!”
 
 
 
来人是雷狮的母亲,就算是厚厚的粉妆也掩不住内心的憔悴。
 
 
 
“辛苦你了,金。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不听话,我……”
 
 
 
“没关系女士!该道歉的是我,我没有挽留住他,是我的力量不够强大。”
 
 
 
“可你明明,是最好——”
 
 
 
“诶呀诶呀!在人眼里,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呀!我已经用了很长时间去喜欢他啦,如果他不喜欢我,我就要收回这份喜欢了,我需要的可不是这些呀!”
 
 
 
金盘腿坐在自己的枝干上,双手放于交叉的腿间,一口气说完后似乎又想了想,继续道:“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那么我也可以拥有想要的吧?看在我喜欢了您孩子十余年的份上,让我好好继续长大,不要砍伐掉我——”
 
 
 
女士同意了。
 
 
 
她在回去的路上突然驻足,望向宫内湛蓝的天空,似乎是在透过天空看自己那逃跑的孩子,长叹一息,把哀怨吐入空气。但最后在天空实在看不到什么,只好作罢离去。
 
 
 
大典取消,谁也没有看见这个角落里,绽放得无比炙热的花丛——他们都在金的枝干上,一朵挤着一朵,一簇拥着一簇,把金小心围住,每朵花都想向他展现一下自己的美丽。
 
 
 
确实美丽,耀眼的金色抓住能及此的所有视线,让他们为此停留。金笑了,扬起大大的笑容,双手伸长拥抱天空,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气息。
 
 
 
这本是在大典上进行的,可既然都不需要了,就让他自由生长吧。
 
 
 
自由,自由。
 
 
 
多少人为这两个字拼命。
  
 
 
金以为不会有人看到被冷落在角落的自己的。
 
 
 
那个在不远处的骑士,眼睛凝视着这里的方向,紧得如同手中握剑的力度。

tbc